123
        您的位置: 包頭新聞網首頁 ? 花雨

        (文化)說“打通”

        錢鐘書先生講鑒賞,提出一個“打通”的思想。將孟子所提出的“以意逆志”?!盾髯印?儒效》唐·楊倞注云:“迎(筆者按,即“接”),謂逆太歲?!笨芍@“逆”可釋之曰“迎、接”意。即將鑒賞者之“意”與作詩者之“志”接通、打通。南宋姚勉將此思想做得明白,無誤地貫通、詮釋:說“是故以學詩者今日之意,逆作詩者昔日之志,吾意如此,則詩人之志必如此矣?!币娖洹堆┢律崛思肪砣?。將作詩者與鑒賞者二者之“意”、“志”打通了。

        孟子提出來的這個中國鑒賞學的開山綱領,被錢先生只拈出“打通”二字,就從理論上作出了最通透、最權威而最易為人所接受的闡釋。

        為什么這樣說呢?

        如從醫學上講,人體的每一個部位的神經系統,都是一個互相聯系、互相依存,從而不可割裂的生命共同體?!读凶印匪^“眼如耳,耳如鼻,鼻如口,無不同(通)也?!币呀浾f的清楚。

        如從心理學上講,就是人的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觸覺等等“感覺(都可以)挪移?!蹦憧梢缘轿疫@里來,我也可以到你那里去?;ハ唷按T”,并不生分。

        若從哲學上講,即《楞嚴經》(卷四)所講的人的“六根”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)均可以“互通”、“互用”。

        如同《老子》所講的“鑿戶牗以為室,當其無(而)有室之用”,即“無”與“有”的通用。(第十一章)

        《莊子》所謂“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”(《人間世》)十分明確、肯定了這層關系?!痘茨献印ふf山訓》又作了補充:“鼻之所以息,耳之所以聽,終以其無用(孔,空,無)者為用矣”。

        美學上講美之“本位”,可以越位、可以“出位”,相互溝通。

        若從文學上講,陸機《文賦》講得非常清晰:“課(探,求)虛無以責(求)有,叩寂寞(無聲)而求音;函綿邈于尺素,吐滂沛乎寸心?!碧摕o可以責有;無聲可以有聲;尺之短小,可以涵綿邈之廣大;而“寸心”竟可以發出無限之時空。

        這些種種說法,歸結到一點,就是錢先生所謂:“打通”。

        我曾經在一篇《詩歌描寫上的“相反相成”》小文(參見《螢窗詩詞拾翠》,內蒙古教育出版社,1990年4月)中,擺出了“以樂寫哀”、“以動寫靜”、“以一寫十”、“以小寫大”、“以無為有”、“以抑寫揚”、“以放寫收”、“顯中藏隱”八種“相反相成”的詩例,并以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的話:“互相排斥的東西結合在一起,不同音調造成最美的和諧”來歸結這種美和美感。

        打通,除了一般意義上的聽覺形象、視覺形象等相互打通,還有上舉“相反”的兩端由打通而“相成”之外,我要著重說的是人事(有生命的)與自然(無生命的)之打通。

        [元]宋無《憶舊寄金陵馮壽之》(顧嗣之《元詩選》初集卷三十六):“夜吟(人事)酬(打通)蟋蟀(自然)”。又《次友人春別》云:“楊柳昏黃晚西月,梨花明白夜東風”?!袄婊ā鄙?,“白”則“明”,這是自然界之花卉;而“明白”則指人事。雖說“夜”已深沉,但由于梨花之色“白”而照“明”也?!坝讶舜簞e”而傷心之事已深藏其中矣。如此,則梨花與思念遂將自然與人事打通了。

        正所謂“那知卉木無情物,牽動長江萬里愁”也。事指柳永《望海潮》詞云: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令金主完顏亮聞之而起“投鞭渡江之心”。將“無情物”之自然風光與“投鞭渡江”之社會人事打通了。故時人評云:“誰把杭州曲子謳,荷香十里桂三秋,那知卉木無情物,牽動長江萬里愁”。(宋無《西湖》詩注引)

        “人事”有時候含而不露,而讓讀者從自然與人事之鏈接中,慢慢品味出詩之韻味來。如宋無《唐宮詞補遺四首》之一:“海內昇平服(使動用法“使之服”)四夷,遠邦貢物盡珍奇。近頒手詔俱停罷,獨許南方進荔枝”。此詩暗藏被唐明皇寵信之楊貴妃(她特別喜歡吃荔枝,唐明皇不惜勞民傷財滿足她的需求)?!袄笾Α睘樽匀晃?,“貴妃”則為人事也。由于打通,這詩外之韻味令人悠長思之也。

        自然物有時早已被人性化了,故在詩中它暗鏈著的人事,就沒有必要著急地去勾連(打通)它??蓞⒂^宋無之《觀沈氏盆開雙頭蓮花戲作》:“野花空得合歡名”。這“合歡”就暗中鏈接著男女情愛種種人事,因而沒必要非得牽出舜之“二妃”(人事)來與“雙頭蓮”勾連,比并(即打通)了。

        在我們國家,最典型的將自然與人事打通的,莫過于牛郎、織女“七夕相會”的傳說。

        [唐]李善《文選》注引曹植《九詠》注云:“牽牛為夫,織女為婦,織女、牽牛之星(天上兩大自然星座),各處(河鼓、天河)一旁,七月七日,得一會同矣”。

        正因為有了這種“打通”,才在我們中國的文學史上,衍化出那許許多多的動人作品。流傳下來如宋代秦觀《鵲橋仙》“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”那永垂不朽的愛情名句。(張福勛)

        評論一下
        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  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    最熱評論
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
        登錄黃河云賬號

        我们是兄妹不能做